更新日期:2009/12/05 04:09

記者劉榮/專訪

日治時代,演布袋戲、看戲,都要躲日本「大人」,國民黨來台,我們被指定要演反共抗俄劇「教化人心」,後來政府推動國語,布袋戲說台語也不行…。


布袋戲在台灣民間風靡超過百年,看在布袋戲大師的眼中,腦海裡卻永遠記得,時代不同,自己手中的戲偶,永遠有角色外的使命。


「布袋戲在台灣的演變,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台灣近代史。」投身掌中乾坤逾60年的鍾任壁,細數從小學藝,歷經布袋戲由盛轉衰,直到今日,文化傳承的使命,已大過於最原始的娛樂目的。


鍾任壁說,日治時代,皇民化運動禁止台語發音的布袋戲,我們演戲,門口還要有人把風躲警察;終戰後,國共對抗,反共抗俄宣傳劇,戲偶口白念出的是要民眾注意「女人、金錢、匪諜」;後來政府怕不識字的民眾不懂「耕者有其田」,戲班為了圖存,又得背負「置入性行銷」的責任。


民國70年代,新聞局長宋楚瑜推動國語,電視上的布袋戲又跟著中槍,「台語最生動、傳神、優美的對白,國語怎麼掰得出來?」等到禁令解除,掌中戲早已進化到金光戲,最美好的年代已過去。

 
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091205/78/1waw2.html


atalan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