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片/公視我們的島節目提供
 

圖片/公視我們的島節目提供

1929年,日本政府為收容台灣痲瘋病患,在新莊的山坡上,興建台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樂生院,將全台各地痲瘋病患集中收容到這裡。緊依山坡興建的樂生院,下方是王字型的行政大樓與醫療病棟,後方是依照病患出生地,劃分的不同收容房舍。樂生院如同隱密的空間,進入的病患,過著隔絕人世的生活。

俗稱癩病的痲瘋病,存在人類世紀很久,病患病發時,肢體五官殘缺,在早期醫學觀念尚未進步下,總是帶著恐懼與仇視的心理,以拘禁隔離方式對待。阿添叔十六歲入院,他一直記得與家人分離的時刻,在半路遇見爸媽的傷心。

在國民政府來台,依舊延續日本強制隔離政策,但是隨著新藥的研發,以及瞭解痲瘋病的低度傳染性,才陸續放鬆管制,直到1954年開放讓病癒的患者返家。官方的管制開放,但是並未有足夠的宣導教育,解開民間的岐視,樂生病患始終活在社會的排斥目光中。


社會的排擠,讓樂生院民走不出去,反而將這個曾經囚禁他們的場所,當成躲避岐視的家園,一住就是幾十年。痲瘋病正名為漢生病,世界開始注意迫害人權。樂生引發關注,許多醫療團隊,陸續進入樂生院研究調查,大專學生也會到院區倍伴老人。

從拘禁到關心,樂生院民在人間浮沉,原本想著以院為家,走完人生旅程,卻沒想到為了捷運興建,1994年將院區土地賣給捷運局,院民即將失去家園。因公共衛生被抓進來,又因公共建設被趕出去,樂生人總是沒有自己。

搬遷問題引發院民緊張,更讓關心樂生的人,擔心醫療與人權的問題。樂生療養院新建一棟醫院,前棟門診營業,後棟收容樂生院民,提供一個新的空間。但是樂生院民除重病者,需要住院治療,其餘院民生活都能自理,就像一般老人一般,只是需要關心,以及一個家園。

從關心樂生院民,到搶救古蹟老樹,樂生的議題,在早期並未受到太多的關注,甚至在開發的大思維下,淹沒一切聲音。2004年,青年樂生聯盟成立,結合一群關心醫療人權與文化%

atalan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