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日期:2011-01-30 記者:記者:陳淑英


雖然已是立冬,南台灣的豔陽還是霸氣十足。


王保原師傅往濃密樹蔭下走去,以為他是要乘涼,沒想到,他停在「小綿羊」機車旁,一邊發動摩托車,一邊找出安全帽,爽朗揮揮手說:「來去囉。」此時,潔淨白襯衫外搭的藍背心衣角膨鼓起來──逮到微風多幸運──就像我,多虧佳里蕭(左邊土右邊龍)文化園區展出的「剪黏大師王保原暨南瀛剪黏匠師與畫師特展」,才有機會認識這位為人十分低調、八十二歲的國寶級藝術創作者。


王保原,人稱「保原師」。昭和四年(一九二九年)生,現年八十二歲的他,投入剪黏藝術超過一甲子。
「會入這途攏是命,」王保原師傅說。


原是台南佳里人的王保原師傅,自佳里公學校(現佳里國小)畢業後,即考上佳里公學校高等科,昭和十九年(一九四四年)再考入日軍屏東空軍航空廠,「我讀書也算不錯。」


資質聰穎的王保原師傅,因為父親王石發欠債、破產,當時生活「不是吃蕃薯葉,而是吃發霉爛掉的蕃薯皮。」台灣光復後,從日軍那裏領了一千六百多元,統統拿來還債,「還是無法生活。」王保原師傅逼不得已,說服父親前往台東開墾。


王保原師傅看台東地方大,心想起碼可種作物,有一口飯吃。他至今難忘,「我一人做五甲田地,做到手爛也是做。」


兩年後,王保原師傅接母親與小弟來台東。「剛滿月的小弟與我相差十八歲。」他記得,小弟來台東後,整天哭鬧,卻找不出病因。依當年民情,只好「找巫婆找神明問原因。」後來找到一間媽祖廟的乩童說,「因家中祖先無人祭拜,小孩才會哭鬧。」這間媽祖廟,也就是扭轉王保原師傅一生運命的重要關鍵所在。


因為戰爭空襲關係,媽祖廟牆上許多神像墨畫不全,恰巧這間媽祖廟正是王保原父親王石發的師父何金龍所做,王石發於是順手將損毀墨畫重新描繪起來,原樣做起。


王石發的藝術本事,除了讓廟方吃驚又讚賞,「怎麼那麼像。」也同時點燃十九、二十歲的王保原師傅對彩繪技藝的興趣。「阮老爸做粗的,我做幼的。」王保原師傅口中的「幼功」,指的是他按照父親王石發的畫稿描繪線條,練習畫筆再上色,接著再學上漆功夫等。


「當初時我想留在台東做玻璃畫,」王保原師傅回憶說,當時沒日光燈,從白天做到天黑,「暗天暗暝又用黑墨汁,還是拚命做啊。」


雖然年輕的心有自己的念頭,但身為長子的王保原師傅,為家人,還是放棄自我規畫,回到故鄉佳里。


王保原師傅回鄉後,開始在寺廟藝術領域拓荒,陸續承接下營茅港尾觀音寺等廟宇藝術裝飾工作,「剛開始從半浮及尪仔堵做起,一直到差不多二十八歲,第一次接觸剪黏。」


剪黏,按字面意思,就是「剪」跟「黏」的技巧,主要用在廟宇的裝飾上。王保原師傅通常會先用鉛筆仔細詳實描繪廟宇建築,在脊堵上方、脊垂畫上剪黏裝飾主題,等施工時,工法更是講究細緻。


「少年時拚到胃出血都還不知道自己病了,」王保原師傅用哈哈的笑聲帶過那段辛勞的歲月說,他曾經連做三十幾天通宵,累到受不了,瞇眼休息,突然驚醒,才知不過睡五分鐘而已,「清醒來繼續做。」


身為長子,王保原師傅自然擔起養家重責。「阮老爸脾氣不好,就算我做對,也是會被罵。」有一次跟在父親身旁,見父親為上色的事與業主對嗆,「父親罵完,轉頭就走。」被留在現場的王保原師傅望著父親率爾離去的身影,很不解「到底這個家庭是誰的?」他想到,萬一走了,工作沒了,一家老小要吃飯,怎麼辦?於是他代替父親向對方彎腰說對不起,繼續做工。他說,「眼淚流流,最後也是要做。」


「有一次作畫到一半,被家裏養的土雞破壞,」王保原師傅笑著說,當時氣得想抓「肇禍者」,偏偏幾次都抓不到。於是他換了衣服,往街上走去,「想去買彈弓回來打這隻破壞大王。」
其實,等買到東西再走回到家裏──氣都消了吧?莞爾的是,王保原師傅本有意藉走路磨性地,沒想到當天晚餐竟然加菜,「媽媽為懲罰那隻雞,把牠殺來吃了。」


佳里鎮金唐殿、新營真武殿等等是王保原師傅剪黏作品代表性的廟宇,最有名聲的藝術工法是「摃槌」與「甲毛」──「摃槌」是指將玻璃剪成如火柴棒狀,大小如針;「甲毛」則是剪成細毛狀的作法。每一根成品的高、低、粗、細介於零點一公分至零點三公分之間,稍不留意,玻璃就會斷裂,只好重新再來一遍。


「摃槌」與「甲毛」通常被裝飾在武將服飾上,像王保原師傅這樣資深老經驗的,一天最多也只能剪個十五、二十支的。「初初作畫時,自己畫、自己看美。」但過一段時間再看,就不是很滿意,王保原師傅說,「這就代表有在進步了。」


「剪黏彩色玻璃是需要耐心跟天分的,」王保原師傅說,早年有許多父母帶著孩子來找他收做徒弟,「像有一個,攪混泥土,攪得很勤勞,前一天就把水泥和好,但,第二天水泥硬了、不能用啊,」王保原師傅說,藝術工作要有天分,有天分才能做領頭羊、才能收徒弟、才能接業務,「才能顧肚子啊。」


不過,王保原師傅也說,現在廟宇藝術創作多以模具塑出泥像後再以釉料上色,省時方便又可大量製造,耗工耗時更耗眼力的剪黏工法已大大失傳,「我自己五個孩子也都沒學啊。」
看著佳里鎮震興宮廟宇上頭的燕尾處,出自王保原師傅之手的左右兩尊天神剪黏──在聆聽老百姓虔誠祈求的同時,應該早就知道這位國寶級藝術大師的感慨了吧。
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marticle/url/d/a/110131/120/2lrq6.html?type=new&pg=1

講義雜誌
發行日期: 2011 年 02 月 01 日 287期

atalan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