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5/18 

31屆金穗獎最佳學生作品獎「練將」,雖以八家將為題材,卻深入探究從國中畢業的兩名對比青少年,如何面對升學與現實社會帶來的挑戰。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導演鄒猷新說,「這不也是另一種形式的練將。」

【聯合報系校園特約記者陳宗榮/台南報導】

 

31屆金穗獎最佳學生作品獎「練將」,雖以八家將為題材,卻深入探究從國中畢業的兩名對比青少年,如何面對升學與現實社會帶來的挑戰。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導演鄒猷新說,「這不也是另一種形式的練將。」

 

「我們想從零開始,紀錄無名小人物,奮鬥的故事。」鄒猷新說,「練將」團隊由三人組成,影片內容呈現難免有意見的磨合,想找多一點動態的題材,富含變化性 與從社會底層對抗龐大結構體制所展現的生命力,不同於拍攝政治、宗教、文藝界等的名人,也拒絕拍攝我們已經熟知的親朋好友,最後達成共識,拍攝台東的練將 少年。

 

鄒猷新說,台東在台灣本島,屬最邊緣的都市,不論是地理、經濟甚至族群都處於相對弱勢;練將者,刻板印象中,屬台灣民俗文化一環,卻也讓人聯想到參與練將者,常是父母眼中的叛逆孩子、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、社會眼裡的問題少年。

 

「邊緣城市、邊緣文化與邊緣少年,然而這些看法,全是我們先入為主的想像。」鄒猷新說,片中的兩名主角,柏曄與冠勳,從國中畢業後,一個不就學,繼續走廟,另一個要升學,退出那個圈子,是個很強烈的對比,生命的不可預料與不確定性,赤裸裸的呈現在鏡頭前,挑戰觀眾的視覺。

 

「彼此信任,才能真實呈現。」鄒猷新導演在片中多選擇非正式訪談,目的是想將話語權回歸被攝者本身,以畫面說故事。他更打趣的說,選擇直接用畫面,其實有點偷懶,卻也卸下受訪者心防,完全融入他們的生活中,藉由鏡頭,捕捉練將少年的成長掙扎史。

 

回憶拍攝過程,鄒猷新說,依然記得片中某橋段,「主角柏曄要去外地工作,捨不得女朋友,對他來說,長那麼大第一次認真考慮去外面打拚,其實背後還有很多掙扎。」於是柏曄邀他去KTV吐露心事,甚至抱著他,直說「我只剩你這個朋友了。」當下讓他非常感動。

 

鄒猷新說,藉由拍攝外的時間場合跟著他們聊天吃飯、交朋友,拍攝過程中,即便想拋棄那些社會刻板印象以及學術成見,實際情況卻時時警惕自己反省那些觀點,因為有些現實狀況迫使他們運用那些觀點去理解、看待那些交錯複雜的事物,同時也不斷逼迫自己。

 

反省整個拍攝過程,鄒猷新說,技術性的問題就是鏡頭太晃,沒有運用得宜,拍攝技術、方式的先天不足下,努力的去掌握難以掌握的現實,讓我們捨去五分之四的素材,剩下的人物與事件縱然齊全,卻因先天不足而無法好好表現所要述說的故事。

 

他說,「練將」整個拍攝過程就是一個衝動的實驗╱試驗,「夢想突破台灣現有紀錄片的拍攝手法與表現方式」成了井底之蛙的鳴聲,又只是美其名的內在動力,綜觀他人反求諸己,希望各界不吝嗇給予他們相關建議,透過交流,才能讓他們繼續精益求精。

http://mag.udn.com/mag/campus/storypage.jsp?f_MAIN_ID=87&f_SUB_ID=3585&f_ART_ID=194829

創作者介紹

AtAlAntAの倉庫

atalan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